当前位置:首页 > 典型医案 > 通心络胶囊治疗冠脉重度狭窄

通心络胶囊治疗冠脉重度狭窄


患者裴某,男,39岁,初诊时间:2010928日。

主诉:胸闷、胸痛、气短、乏力1个月。

现病史1月前患者无明显诱因突然出现胸闷、胸痛、气短、乏力。无心悸及其他不适,持续约1分钟后缓解。在河北省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治疗,做冠脉CTA示:冠状动脉多发混合型及非钙化斑块,前降支近段重度狭窄,狭窄程度大于75%,前降支中段肌桥形成。诊断为:1.冠心病 不稳定性心绞痛 2.高脂血症。给予抗血小板聚集、抗凝、扩冠、降脂治疗。住院20天,仍有活动后胸闷,胸部隐痛。出院口服西药及中药汤剂治疗(具体用药不详),症状仍时有发作,上5楼途中因胸闷、气短需休息2-3次。为进一步治疗而来诊。现主症:情绪紧张或活动时出现胸闷、胸痛、气短、乏力,持续约1分钟左右缓解。饮食可,二便调,睡眠佳。舌暗淡,苔薄白,脉沉涩。

既往史:高脂血症病史8年,间断服用“辛伐他汀”,效果不佳。否认高血压及糖尿病病史。否认消化道溃疡、青光眼病史。否认肝炎、结核等传染病史。否认手术、外伤及输血史。否认药物及其他过敏史。

个人史:生于原籍,久居本地,无长期外出居住史,未到过牧区、疫区。生活条件良好,吸烟史20年,每天1盒。饮酒史20余年,白酒每日3两左右。无工业粉尘、毒物、放射性物质及传染病接触史。无性病及冶游史。

体格检查:T35.7P 60次/ R 19/? BP 12580mmHg

发育正常,体形偏胖,营养良好,语言流利,眼睑无水肿,唇无紫绀,颈静脉无怒张,颈动脉无异常搏动,甲状腺无肿大。双肺呼吸音清晰,未闻及干湿性啰音。心尖搏动位置及范围均正常。心前区未触及震颤及摩擦感。心界正常。心率60/分,心律规则,第一心音低钝,心音无分裂,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,无心包摩擦音。腹软,肝脾肋下未触及,双下肢无水肿。神经系统检查未见异常。

理化检查:肝肾功能正常;总胆固醇:6.53mmol/L,甘油三脂:4.41mmol/L, 低密度脂蛋白:4.45mmol/L,极低密度脂蛋白:0.88mmol/LET37.8μmol/LNO49.1pg/ml;高敏C反应蛋白:3.77mg/L。心电图:1、窦性心动过缓;2V3-V6导联T波低平/倒置,ST段压低0.1mv

初步诊断:

西医诊断1、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 不稳定性心绞痛;2、高脂血症

中医诊断:胸痹心痛(心气虚乏,脉络瘀阻)

治疗经过:通心络4/次,3/日,口服;阿托伐他汀10mg/次,1/日,口服;阿司匹林肠溶片100mg1/晚,口服;单硝酸异山梨酯20mg2/日,口服。服药一周后胸闷症状明显减轻,仍感乏力、胸痛、气短。活动后及天气变化时诸症加重。心电图无明显变化。服药半月时患者胸痛、气短症状基本消失,活动后仍感胸闷、乏力。服药一月后,日常活动已经无明显胸闷,惟觉乏力。20101110日心电图V2-V6导联T波直立,ST段轻度压低。患者坚持服用“通心络胶囊”治疗,胸闷症状未再出现,日间一般活动、上下楼梯、体育运动时均无不适,每晚散步4000米左右无不适感。20111130日复查心电图已大致正常。

讨论:

冠状动脉狭窄程度决定了病情轻重,一般认为冠状动脉狭窄大于70%就需要通过手术放置支架。络病理论认为:胸痹心痛病位在心之脉络,不仅可由心之脉络瘀阻引起,亦可因心之脉络绌急造成。络气虚滞是形成心络病变的重要因素,络气虚滞,运血无力,心络瘀阻致胸痹心痛,即冠心病心绞痛发作;络气虚滞,温煦无力,心络绌急亦可引起心痛卒然发作,心络绌急常在心络瘀阻的基础上发生,也可单独为患,心络绌急又可加重心络瘀阻。该患者长期吸烟,精神紧张,加之饮酒,耗伤人体正气,“气者血之帅也,气行则血行,气止则血止”,王清任亦云:“元气既虚,必不能达于血管,血管无气,必停留而瘀”,心气虚乏,鼓动无力则气短、乏力;气虚运血无力,则血液运行失常致心络瘀阻,或加以情绪刺激致心之脉络绌急,故见胸部憋闷、疼痛。舌暗淡,苔薄白,脉沉涩为心气虚乏,脉络瘀阻之征象。因此我们选用以益气活血,搜风通络为原则组方的通心络胶囊治疗该病切中病机。该药以人参为君,补益心气,气旺则运血有力,脉络自易畅通。水蛭化瘀通络、全蝎搜风通络共为臣药。土鳖虫活血通络佐水蛭搜剔络中之瘀,蜈蚣搜风解痉,蝉蜕息风止痉,佐全蝎搜风解痉以止脉络之绌急,赤芍活血散血,并制人参之温,酸枣仁养血安神以防逐瘀伤正,共为佐药。降香、冰片芳香,引诸药入络通窍为使药。诸药配合,益心气扶正以固本虚,活血通络、搜风解痉以祛邪,气旺血行,心络畅通,临床诸症自能解除。